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Flight

靈感來源自WB上一則飛機上聽過的逗比事

然後我就腦洞大開地歪過去了(。

掘墳,黑/花



———————————

在例行性的宣導請所有乘客要將電子產品關機之後,空姐發現最後排的一名乘客在對他揮手。那個人在室內也帶著墨鏡,她想了一下,記得那個人上機的時候雖然沒有拄著手杖,但是走起路來也有一點不穩,可能是需要幫助的視障旅客。可惜的是,她沒有那麼好心,這種旅客通常只有第一次提了要求之後接下來整個航程都會沒有沒了的。所以她假意要去備餐,請一個她沒有看過的,八成是本季新聘來的空姐去看看。    

“先生,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地方嘛?”新來的空姐露出專業用的,親切可人的微笑,

“我一定得把所有的電子設備關掉嘛?”

“如果是醫療器材的話,可以不用。”

“這樣呀,那我想vibrator應該不算醫療器材吧。”

“是的,那不算。”空姐處變不驚地回答他的話。

“能再給我幾分鐘嘛,我快到了。” 

她看到新來的空姐把那位男士攙扶到廁所去,想著那八成是暈機要吐了。 

“你這身制服換下來之後會銷毀還是帶走?”

“應該會銷毀,怎麼,你也想穿穿看?”

“我穿不下呀,我又不會縮骨,不過看你穿很養眼,以後想再多看幾次。黑瞎子看著解雨臣把臉皮扯下來,伸展開身體,從那個和藹可人的女空服人員變成一臉臭臉的解當家。

“下次我就穿著上你”。

    

fin.

———————————

想知道他們在廁所幹啥的就往下拉

———————————

 

解雨臣把黑瞎子扯進空服員專用的廁所裡面,把門鎖上。黑瞎子還沒有來得及問解雨臣要幹什麼,就聽到高跟鞋被蹬開落地的聲音。接著就是絲襪被脫下來剝離皮膚的聲音,以及氣味。黑瞎子主動跪了下去,把空服員制服的窄裙往上撩。 

他想了各種想說的垃圾話,但在他開口之前解雨臣就伸手把他的頭往下按。 

“你引起的,你負責處理掉。我硬著縮骨很明顯,而且也不舒服。”後者笑了笑,就從善如流,不過他也把自己的褲子解開。一邊勤奮地動著唇舌,一邊動著手替自己解決。

黑瞎子先射了出來,幸好地板是塑料材質又沒有鋪上地毯,所以清理起來還不算麻煩。他沾著體液有些黏滑的手也加入了替解雨臣服務的行列。雖然廁所裡有水有紙巾,但是黑瞎子還是把解雨臣射出來的體液都舔到了嘴裡作為清潔。解雨臣還沒有緩過來,黑瞎子替他把女用的底褲穿回去,退到小腿的絲襪也試著慢慢替他拉回去。

“這個我來,不能這樣拉。”解雨臣推開黑瞎子要幫忙的手,嘀咕著幸好料子不錯,才沒有被扯壞。黑瞎子笑呵呵地說他一輩子都沒穿過這玩意兒哪知道要怎麼穿才對,接到對方的白眼之後才又湊近,討饒一般地吻了一下對方的臉頰,鼻尖一下就被化妝品的香料味感佔據。黑瞎子覺得不太習慣,所以將吻轉移到嘴唇上,但是嚐到的更多是唇膏的味道,而不是他以往熟悉的解雨臣的味道。黑瞎子恍惚地想著除了剛才吞嚥下去體液之外,現在的解雨臣還真的沒有任何一點聞起來像他的。


fin.

———————————




评论
热度 ( 20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