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執著者誰(4.

飆速宅男衍生
【東/卷】


後面有補上一些新的,不知道怎麼搞的居然貼了一半就發出來了囧


---------------------------------------



名義上他們大概交往了快三個多月,但是實際上,在此之前他們有的除了正式交往那天的一個親吻跟一個擁抱之外,其餘都跟過去的互動沒有什麼兩樣。不能是說他們沒有什麼想要更進一步的念頭,只是隔著時間與空間的距離,連見面都無法見了,更何況是那些牽手擁抱以及親吻。

在地鐵上東堂心滿意足地牽著卷島的手,雖然過去也牽過幾次,但正式交往以前情侶的身份,而且還十指緊扣倒是第一次。卷島雖然一開始有些想要掙開的意思,不過沒有多久那有著明顯骨節的手指也扣回了東堂的手背上。再來是擁抱,東堂很期待卷島會像電視上演的一樣,在久違重逢的時候給自己一個擁抱。不過東堂想了一下自己對卷島的理解,決定還是由自己主動出擊。

不過接下來的親吻就完全在意料之外,東堂沒有想過卷島會主動吻他,雖然那只是在嘴角輕柔地啄了一下而已。一開始東堂也只是想要回覆同樣親柔的吻,雖然是親的位置是在嘴唇上。

剛開始他們也覺得應該是要如同第一次親吻的時候那樣輕柔恬淡,畢竟那也只是他們之間第二個吻,不過很顯然地東堂跟卷島都低估了自己對於對方的渴望。即使沒有到舌吻的地步,但是不斷交疊廝磨的唇瓣,跟細細舔過對方唇線的舌尖絕對還是有點過了頭。像是在追趕什麼進度一樣,兩個人一有了起頭就想要把中間沒有對方的三個多月的份的親密補上一樣。

如果卷島還在日本,那他們一定會每週都會去約會。就算三個月,每個月算四個禮拜,他們之間本來可以有十二次約會可以慢慢靠近,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地急躁,巴不得可以再更貼近一點。每一次呼吸都可以感受到對方身上的氣息感覺真的太好了。

打斷他們的是卷島放在桌上的手機。卷島一直以來的習慣就是手機不設置鈴聲,但是振動使得桌子嗡嗡作響。卷島紅著臉推了推東堂,後者也順著退開,讓他伸手把桌上的手機接起來。東堂沒有放手但也沒有對講手機的卷島進行任何的騷擾。他還是抱著卷島,把臉貼在卷島的胸口上,聽著卷島說話時胸腔產生的共鳴。就只是這樣也讓東堂滿足得笑了起來。他聽著卷島流利地說著英語,有捕捉到一些單字,拼湊起來的意思大概是有人要約卷島,但是卷島說自己有事所以拒絕。

東堂有些自傲地想著,雖然對不起卷島的朋友,但是只要他在英國的這幾天,卷島就是屬他獨占的。

被打斷了之後,以卷島的臉皮厚度自然不可能又繼續黏糊下去,其實東堂也沒有辦法。他們安靜又抱了一會兒,卷島說差不多是晚餐時間了,他要去做飯,他問東堂要不要趁這個時間去洗澡。

  「做飯的話讓我來吧,小卷你一定很懷念道地的日本料理,上次寄來的食材還有剩吧。」東堂捲起袖子有些躍躍欲試。

  「當然還有,你也寄太多過來了咻,我跟老哥兩個人根本吃不完。不過,...」卷島的話故意停了下來,他領著東堂去廚房,後者雖然也好奇卷島的停頓之後的話是什麼,不過他也明白卷島比起用言語解釋,更習慣又更直接一點的方式。

卷島在英國的住所比在日本的小了很多。所以自然廚房的大小也是變小了很多,但是讓東堂驚訝的是裡面的廚具。

  「是電爐呀。」東堂瞬間沮喪了起來,卷島在日本的家的廚房是一邊瓦斯爐一邊電爐,東堂那時候去蹭飯過夜就嘗試過用電爐做菜,但是結果證明他跟電爐不合,超級不合。卷島跟東堂解釋英國這裡幾乎都是電爐了,所以這裡沒有他的用武之地啦。東堂咕噥著他一定要學會用電爐做菜,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退開廚房。

東堂踏入卷島的臥房的第一個反應是,好小。當然也還是跟卷島在日本的房間比較起來的結果。看著東堂似乎不知道要把行李放在哪裡,卷島接過之後放在一旁的櫃子上,說了句東西隨便放就好了。浴室也是小小的,卷島跟東堂說了一下那些瓶瓶罐罐的用途,順便問了一下東堂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之後就去做飯了。

  「在英國過得好嗎」這個問題東堂口頭上、短訊上都不知道問過幾次了,但是卷島的回答總是馬馬虎虎那一類模稜兩可的回答。東堂自己實際看過之後,才真的稍微放下了心。雖然環境不一樣,但是他感覺得出來卷島適應得不錯。他看到了自己從日本寄來的入浴劑,偷看了一下裡面被用了多少。

卷島的吃東西的口味偏酸,這點也帶到他的料理習慣裡面。不過東堂還是吃得津津有味,雖然原因裡面多少也因為這是卷島做給他吃的,但是更多是卷島的廚藝真的不錯。吃完之後東堂說機要洗碗,但是卷島笑著說別把洗碗機的工作給搶了。

  「真的想要做什麼的話,就過來幫我鋪床咻。」卷島現在的床只是加大過的單人床,塞兩個人還是有一點勉強,所以他打算讓他們其中一個打地鋪。

  「一起睡就好啦,以前到你家過夜的時候不是都這樣嗎?」

  「那時候是雙人床,現在是單人床,會很擠咻。」

  「我不介意呀,而且這樣睡比較暖吧。」

東堂怕冷。這點卷島是自己發現的,但是他沒有問過東堂,因為以他對東堂的理解,東堂一定是不會承認的,更有可能會因此逞強。所以當東堂說會比較暖的時候,他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地接受了東堂的提議。

因為卷島的房間裡面沒有多餘的椅子,所以他們是坐在床上討論明天的行程。卷島可以感覺到東堂似乎有些累了,畢竟長途飛行,又加上時差的關係。所以說他想先去洗澡,先丟了幾個他想過的方案給東堂挑。果不其然等他洗完澡吹乾頭髮回到房間的時候,東堂已經鑽到被窩裡面睡著了。

卷島輕手輕腳地幫東堂換了睡衣,而東堂睡得很熟,所以完全沒有被吵醒。卷島看著東堂安靜的睡臉不由自主地又臉紅心跳了起來,想著反正對方也不會發現,就放縱自己的心裡的想法,細細地吻了那個他不肯承認、卻又真的魂牽夢縈的人的眼眉。




tbc…


如一開始說的,我怎麼只貼了一半(艸

還有其實寫到洗澡那邊連我自己都一臉問號了,我超有印象我要讓他們一起洗的怎麼會變成這樣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連自己寫的文的走向都無法控制的我orz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