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熱夏蜃影

EVA,Q組
20150622紀念

-------------------------


大概從真嗣有意識以來,他就不斷反覆地在做同一個夢。頻率不一定,長短也不一定,但是拼湊起來他就是可以知道,那是同一個夢。

他曾經想過大概是自己看太多有關外星人的科幻片了,所以才有這樣的夢。人類對外星生物的好奇從來沒有停止過,單看每年不斷攀升的外星人電影就知道。但沒多久他就推翻這個想法,因為早在他看這些亂七八糟的電影之前,他就夢過了那些異形。

那些異形跟電影上的那些完全不一樣。

劇情好像也不太一樣。夢裡的自己是解決入侵的關鍵的樣子,好像很重要。

這跟現實完全不一樣,現實的他只是普通平凡不過的學生。被考試壓著跑,卻又沒有拿出什麼亮眼的成績,長相也沒有什麼特別。

不過真嗣還是挺希望夢境的內容可以是真的。他記得夢境裡面幾個重要的時間點,一開始還記得,像是發現了在極區冰層下的什麼,或是什麼第一次衝擊、第二次衝擊之類的。但似乎都沒有發生,自然他也拋在腦後。那些沒有那麼重要,或者是說,他覺得那些事情就算發生了,如果政府不想讓人民知道的話,他也無從得知。氣候異常這種說法到底是真是假也沒有個定論。他想著,或許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所有的事情都偷偷地在發生。

可是,有一個日子他一直記得。

西元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號。那些異形來襲,肆虐的日子。那是怎麼樣也不會被從新聞抹掉的事情,發生就是發生。

也不是說真嗣對於現況這個世界有多不滿,希望它崩壞什麼的。雖然有時候他覺得真的熱到難以忍受,雖然有時候他覺得從過去至今的人生有那麼點無趣,但還不至於需要被毀滅。

真嗣會希望這一切發生,是因為他想到見到那個淡色的人。

其實他沒有很清楚記得那個人到底長什麼樣子,在夢裡他記得,但是醒來之後他只記得對方是一個顏色很淡的少年。白皙的皮膚,銀白色的頭髮,但是瞳孔卻是紅色的。真嗣記得他們在夢裡一起做過很多事情,但是醒來之後他只記得心臟怦然的感覺。

看書上說,那是靈魂的悸動。真嗣不是很懂靈魂什麼的,但是他知道在那些有淡色少年的夢裡面,他覺得生活不再那麼無趣,明明他一點也不記得夢裡的生活是什麼樣子。說完全不記得也不對,他像是從一個糊了紙的小洞去窺看一部畫質極糟的電影,模模糊糊的,但是可以看到其中的絕望、死亡。

可是在那樣的情況下,與淡色少年相處的一切卻是平靜、自然。像是缺口終於被補齊,像是空洞終於被填滿。

真嗣覺得自己需要見到那個人。

可惜的是,2015年6月22日,普通平凡地過去了。

什麼都沒有發生。

真嗣躺在床上準備回到那個夢境的時候,想著,其實沒有發生也好。

他記得的,他會遇到那個淺色的少年,心中的那個圓圈會終於完整。而他也記得,那個淺色的少年會死。他的心中的全圓圈的確會完整,但也會就此全部碎裂成粉末蒸散消失。

不完整的話至少存在在著。無論是他,還是那個淡色少年。

這樣也很好不是嗎?

真嗣不斷地告訴自己,這樣也很好。

不能遇到也好。


2015年6月23日,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

淡茶色的頭髮,淡茶色的眼睛,皮膚大概也比班上所有的女生都還要白。他帶著真嗣熟悉的淺笑向所有人自我介紹。

  「我叫渚薰,興趣是彈鋼琴還有看星星。」他的位置在被分配在真嗣隔壁。

  「請多多指教。」

  「可以...教我彈琴嗎?」

真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提了這個要求。渚薰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馬上微笑著答應。


  「總覺得,好像出生就是要與你相遇一樣。」

在他們終於可以四手聯彈的時候,渚薰這麼說著。兩個男孩子之間說這種話很奇怪呀,本來真嗣是想要這樣回答的,但是他卻說了完全不同的話。

  「我也是...這麼覺得呢。」

真嗣奇異的夢境在渚薰出現的那一天起就停止了。

他在現實裡延續在夢中那些他沒能說出口、沒能做到的事情。

這次一定要讓你幸福。


fin.


-------------------


圖個紀念。

補上最後一句,昨晚睡前總覺得少了什麼,今天才想到是什麼。這篇大概就是很明顯的真→薰,但是沒關係,就算我沒有寫出來,也一定是薰→真,那是他們寫在靈魂裡面的事情。

评论 ( 2 )
热度 ( 6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