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待辦事項

盜墓筆記衍生。
簡單來說就是受三叔微博上那個提問刺激而來的產物。
無CP。
主要角色:黑瞎子、解雨臣、吳邪

———————————————


  張起靈死了。

  知道的人不多,但是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事情會變成這樣在吳邪的意料之外,但是也在意料之內。吳邪沒有太大的反應,張起靈的死對他整個計畫來說其實是助力,那加速了結局的到來。他的屍骨吳邪不知道要放哪才好,所以乾脆地送去燒了,骨灰他也沒有領。事實上那是他自從開始整個計畫來最不嚴謹地一次。他隨便地找人處理,然後當作一切沒有發生。

  解雨臣死了。

  正確來說解當家死去的消息早就已經發布出去,他早就是一個死去的人。但是當黑瞎子出現,並且說著他是替解雨臣送東西過來的時候,吳邪忽然呆滯了幾秒。黑瞎子送來的是一隻粉色的手機,很解雨臣風格那種款式,但是外殼看上去至少摔了幾次,有幾道刮痕。吳邪發現手機的電量是滿的,想也知道是黑瞎子充的。一瞬間他有想過黑瞎子是不是對這隻手機動過手腳,或是已經讀過聽過什麼來自解雨臣的訊息,不過轉念一想,如果是小花交給他的,應該就表示沒有關係吧。

那裡面有一個錄音檔案,吳邪也沒有避嫌的意思直接點開來了。

  「吳邪,你記得啊,要跟小爺我走相反的方向。」

就這樣,短短的一句,沒頭沒尾的,大概是很近的距離在收音,所以除了小花的聲音之外,吳邪聽不太到其他的背景聲音。小花的聲音聽起來挺平淡的,但是卻有一種如釋重擔,終於放下了什麼的感覺。

隔著鏡片,黑瞎子看著吳邪的反應和表情。然後咧嘴一笑。他說,那我東西送到了,就不多叨擾。一副揮揮衣袖就要走人的態度,吳邪喊住了他,難得地多問了他接下來要去哪。

  「解雨臣列了一單子的事情要我做完才能收工,我當然是趕著要把事情做完領賞啦。」

黑瞎子不以為地回答,吳邪欲言又止地張了嘴,又將嘴闔上。

  「那你去忙吧。」吳邪又回到一開始那個處變不驚的模樣。

  還真的有那麼一張單子,解雨臣親手寫的。

上面簡單明瞭地列了一堆黑瞎子要做的事情。要給吳邪送到的手機,送到了。要去給胖子上香,也去過了。霍家和解家的宗廟以及二月紅的墓也上香獻花交待過了。單子上面有不少人的名字,像是解家一些老伙計的名字,幾個在長沙開店的女士,一些戲班的人,還有很多只是告訴瞎子要去哪裡找某個特徵的人,去送一些東西。有一些人黑瞎子真的一點都不認識,但是在他將要帶到的東西帶到或依照指示悄悄送到的時候,卻又彷彿知道了那些人在解雨臣心中的或多或少有的地位,反之也是。

吳邪的反應算是冷靜的了,黑瞎子記得他將一枝海棠花造型的普通髮簪送到一個在戲台下看戲的老人,那老人起先是覺得他是怪人擋了他看戲,但是看到了東西便像是失了什麼似的哭了出來。搞得黑瞎子趕緊走人免得吸引到不必要的注意。

  張起靈的屍首也是他處理的,但這不在解雨臣的要求裡面。

黑瞎子想,他應該也沒有想到張起靈會死,但是他還念著曾經答應過的事情。黑瞎子不禁在想,解雨臣應該更沒有想到吳邪會這樣對待張起靈,張起靈的屍體差一點就成了無名屍推理的其中之一。解雨臣說過要幫張起靈整理他的身世。憑解雨臣可以找到的,整理了一沓又一沓的紙。黑瞎子把那些統統都燒了,希望張起靈可以收到。


  霍秀秀的到來讓吳邪很意外,至少他不覺得,有什麼理由他們要再次碰面。秀秀冷著一張臉,頗有當初霍老太的感覺氣勢,吳邪笑著問什麼風把霍當家吹過來了,也很有他家爺爺吳老狗的氣質。

  「黑瞎子把小花哥哥怎麼了。」一關上門,秀秀立刻垮了臉,又是那個當初的女孩。吳邪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只見秀秀攤開手心,裡面有一塊溫潤的白玉,上面刻著一朵海棠。說真的雕工真的不怎麼樣,根本毀了那塊玉的質地。她說那是她當年送給解雨臣的生日禮物,是她自己刻的,解雨臣從來都很寶貝,為什麼會落到黑瞎子手裡。

  「黑瞎子只是幫忙送東西而已,他不會害小花的。」吳邪平淡地回答。吳邪很慶幸這些年下來秀秀懂事了很多,知道有些問題最好不要問。雖然她在收到東西之後就應該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卻跑過來找吳邪希望可以聽到不一樣的回答這點有些像是在自欺欺人,但至少她沒有接下去問是誰害了小花。

  如果問了吳邪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忍住不要回答:是我。

  黑瞎子不得不佩服解雨臣收東西的功夫,真的就東邊藏一些西邊藏一點,搞得他大中國都快要跑遍了。好不容易幾乎完成了大部分的事項,黑瞎子拿出了菸、打火機還有那張單子。

他將單子點火,看著火焰慢慢將紙張吞噬。

單子最後寫了黑瞎子的名字,交待的事項只有簡短地一句話。黑瞎子拿下墨鏡,讓自己看著刺眼的火光。

看著解雨臣寫的「好好活著」那幾個字被燃燒殆盡。

 

 

 

 

完。


——————————————

  

我其實很喜歡小哥的大家要相信我。然後這裡的吳邪也真的喜歡小哥,大家要相信吳邪←?

雖然學生時期的時候我的國文老師便說過作品一旦離了作者便有千百種解讀,而那是作者無能為力的,但是我覺得作者自己本身功力不足讓讀者看不出來要表達什麼,作者也要檢討呀。所以我來檢討了,順便附上一些我做啥要寫那東西出來的動機。當然每個讀者心中都有自己的藍色窗簾,大家也可以留著自己對這篇文的解讀。 

回到一開始提到的,吳邪跟小哥。我只用了「不嚴謹」這個詞企圖表達這件事情其實對吳邪造成多大的影響。吳邪不給自己一個實體上可以哀弔的什麼,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可能會就此停滯,他必須當作沒有發生,才可以繼續走下去他的計畫,他若因此停下,那才是無視了張起靈給他的機會。

關於小花。那段錄音的內容可以追回到他第一次跟吳邪的合作,在四姑娘山上。小花相信吳邪的記憶力,他會記得他們曾經在四姑娘山上說過的話。小花在錄音的時候大概就知道了自己要去做危險的事情,呼應到後面我寫到的吳邪會想:是我害死他的。小花這段錄音就是要告訴吳邪這不怪你。

單子上的待辦事項基本上也算是我對小花私自加上去的想像。小花應該也挺喜歡胖子的,這裡可以看見胖爺死了。關於霍家和解家無論那曾經是壓在他身上的擔子他還是懷著感激的心,二月紅就更不用說了那是小花心中最無以取代的。至於那些伙計,象徵著其實解家裡面還是有人對小花好的,提及的在長沙的女士就是賣人皮面具這點算是我自己的趣味,覺得小花應該跟她感情不錯。戲班的人跟那個老人就是我另一個妄想了,到底唱戲這件情對小花來說有多重要?我自己是覺得一來那是跟二月紅的記憶,二來那是他可以脫離當家身份的時候。我私自認為隨著小花年紀增長,他可以去唱戲的時間絕對是大大地減少,私心的認為那大概是除了玩手機之外小花最喜歡做的事情了。戲班的人可以多少知道他的身份,但是那個台下的老人,只是喜歡聽他唱。算是一種忘年之交的感覺,或許或多知道小花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但是在那裡他們就只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然後又繞回小哥身上,這裡也是自己的興趣(?)覺得小花瞎子跟小哥的關係應該挺好的,特別是小花跟小哥,雖然吳邪常說他跟小花背景有多相似,但是有時候我在想,小哥和小花大概也是某種程度上的相似,背著巨大的家族,孤單無所依的童年,無法相信其他人地活著,只能靠自己地活著。

再來到秀秀,鑑於三叔有砍女角的習慣這裡就希望她好好活著。可以感覺到她真的喜歡小花,小花也挺喜歡她的,至於是哪種喜歡就隨意了←?沒有小花和奶奶依靠的秀秀會成長的,但是又同時保有那麼一點天真。在小花面前,在吳邪面前。我是覺得她不會對吳邪有太多的負面情緒。必須承認有時候這組會讓我想到二爺跟丫頭。小花無緣看到二爺如何疼惜丫頭,但是我想那份溫柔對待自己喜歡的人的感覺二爺會讓小花知道的。無論如何秀秀是在小花那份溫柔下成長過來的,她知道外頭的解當家是怎樣的狠戾,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小花哥哥永遠都是那個溫暖的依靠。

最後到瞎子,這裡就是徹徹底底的私心,加上三叔也說過瞎瞎會長命的就讓他走到底吧。瞎子跟小花算是關係密切嗎?在這裡其實連我自己都不確定了,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那種信任。你信任對方會把你要求的事情處理好,即使你無法親眼看到。即使你似乎也沒有提供什麼報償。還有就是把自己的過往讓其他人去觸碰。最後那幾個字絕對不是說黑爺會想要殉情所以花爺要提醒,我不會那麼狗血我對天發誓。

就想像那個畫面吧。你巡過一遍一個人的生命軌跡,或多或少地沾染了一些情緒。一瞬間其實也什麼都不用說了,你可以藉由這種方式讀懂那個人,那個人也不用多說什麼。好好活著就像是一句無關痛癢的叮囑,跟要好好穿衣服好好吃飯一樣,告訴你,日子照過,往前走吧。

 

以上。

後記比正文長。BTW當初真的以為這篇後記寫完我就會脫圈了,下次我說什麼都不要寫後記了orz


评论
热度 ( 9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