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味道

盜墓筆記衍生。
CP:解雨臣/黑瞎子←注意,這裡的順序表示有意義的。
此為刷下限的作品,尺度兒童不宜。入內三思。


———————————————


沒有哪個土夫子是不菸又不酒的,兩者之間至少會要沾上一個。

身上有酒味也有煙味的解雨臣是黑瞎子沒有想過的。那個人在男廁鏡子前打理自己的領帶,將其扯鬆了一點,似乎也不滿自己身上的味道,用水沖了幾下臉拿紙巾擦了又擦。似乎還是不滿意,解雨臣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個小玻璃瓶。

黑瞎子也沒有想過解雨臣會噴那種東西。沒有哪個不要命的土夫子會這樣增加自己的被其他人或者其他東西察覺到的風險。他記得解雨臣都是用無香的肥皂,所以他在解雨臣身上聞到的,都是對方皮膚自然散發出來的味道。黑瞎子記得解雨臣汗水的味道聞起來是什麼,知道他的頭髮被汗水濡濕之後是什麼味道。

  ”解董,真巧在這裡能遇見您。”另外一個禿頂的男人走了進來,用十分有禮近乎到了拍馬屁的語調對解雨臣打招呼。解雨臣語調平淡地回了一句曾副理是你呀好久不見。只見那個男人似乎也忘了是來上廁所的跟解雨臣東拉西扯地想要聊點拍賣呀古董交易和一些官員的會晤。黑瞎子才想到現在的解雨臣已經不算是個土夫子了。

那他現在聞起來應該很精彩。

結果那個禿頂的男人接了一通電話,又風風火火地被叫走,大概也真的忘了是要來解決生理需求的。解雨臣撥了一通電話說他被菸燻的有點不舒服去買眼藥,等等才回去。黑瞎子在心理笑著想他在對方面前抽了那麼多年怎麼都不知道有這回事。

  ”瀉肚子啦?”解雨臣轉頭看向男廁裡最後一間隔間。雖然門只是虛掩上看上去沒有人在裡面,但是解雨臣知道裡面有人。黑瞎子也沒要藏的意思推開了門,探出頭,可憐兮兮地說沒紙了。

解雨臣笑著走過去,速度不快也不慢。鞋跟敲在磁磚地板上的每一聲每一響像是在倒數計時。黑瞎子數著,再一步、再兩步、再三步。算準了,黑瞎子一手把解雨臣扯入隔間,這次就真的把門鎖上了。他像是隻張網的蜘蛛,終於拐到了他的要蝴蝶。

  ”你上廁所不脫褲子嘛?”解雨臣身手去解黑瞎子的皮帶,後者沒有拒絕,但是也沒有幫忙。
  ”這個先不急。”黑瞎子一手繞過解雨臣的腰,一手繞過對方的肩膀。把兩個人之間的距離拉到最近,幾乎貼著。

  ”那你幹什麼先?”解雨臣一臉無所謂,臉上帶我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想嘗嘗看你的味道。”黑瞎子一說完,便伸出舌頭在解雨臣的頸部舔了一口。那溼熱的觸感讓解雨臣不禁顫抖了一下,但隨後又馬上平復了下來。黑瞎子也沒不是那種會想拿口水洗遍人家全身的瘋子,所以他只是又再多舔了幾下才恢復成親吻。

不知道哪個牌子的沐浴乳、鬚後水、菸味、酒味,原本皮膚的味道再加上麝香。黑瞎子說不准自己比較喜歡現在這個解雨臣的味道還是以前偶爾會混著血味土味的那個味道。他像狗一樣多嗅了幾下,決定了他都喜歡。黑瞎子跪了下來,解開解雨臣的皮帶讓那件軟料的西裝褲隨著重力落到解雨臣的腳邊變成一團。

也還是沐浴乳的味道,然後是阿摩尼亞的味道,黑瞎子沒有任何猶豫地把解雨臣還疲軟的陰莖送到自己的嘴裡。據說飲食習慣改變連體液的味道也會改變,黑瞎子一邊想一邊動著自己的舌頭,把分泌出來的前液全到刮到自己的嘴裡。

解雨臣從錢包裡面摸出了安全套,咬開包裝,拉起黑瞎子一隻手,將裡頭的潤滑液擠到對方的手指上。黑瞎子也從善如流地接過那點液體,小心翼翼把褲子一脫到底,往身後探過去開始拓張。

  ”轉過去趴著。”解雨臣輕輕推了推黑瞎子的肩膀要對方退開,後者似乎低聲說了還不行還不夠之類的話。解雨臣笑著對我有點信心好嗎,蓄意把沾滿液體的莖身在黑瞎子臉上蹭了幾下。黑瞎子還是順從地轉過身,單膝跪在馬桶上,撅起屁股,手撐在水缸上。又是塑料被拆開的聲音,解雨臣將從套子裡面擠出來的潤滑液就著他的拇指往黑瞎子的體內戳了進去。黑瞎子瞬間軟了一下,解雨臣眼明手快地摟住了對方的腰。黑瞎子罵罵咧咧了幾句,大抵是說以前都白教了就說過不能先用拇指。解雨臣沒有因此放過對方,而是又繼續讓拇指在像是在操人一樣進出對方的身體。像是在報復剛才黑瞎子用舌頭突襲他一樣,解雨臣毫不客氣地用大拇指搗弄,讓黑瞎子的全身顫抖著。

大概就是一種又痛又爽快的感覺。黑瞎子感覺到解雨臣的體毛,似乎連給他緩衝都沒有就全部直接捅了進來。黑瞎子知道接下來的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少了,就是享受,然後撐好身體別倒了下去。他不信解雨臣會要他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扭腰擺臀。不是說黑瞎子不肯,只是他不想要在這裡。換到床上他絕對樂意嘗試騎乘到解雨臣先受不住射了。

總的來說,解雨臣不是那種只顧自己爽就好的人。他不忘伸手去套弄黑瞎子還是半硬的器官。解雨臣知道這次是自己過份了點,潤滑沒有算是做足,所以他盡可能地想讓黑瞎子更舒服一點。他拿了套子把黑瞎子的套住,因為他等等還要回到那個無趣聚會上,他不想要自己的袖口沾到太腥臊的味道。

解雨臣一邊讓黑瞎子操自己的拳頭,一邊自己操著他。沒有什麼多餘的交談或調情,也沒有什麼呻吟,只有低啞的喘息。雖然這家酒店的廁所隔間算大了,但是他們兩個都覺得動作起來還是有點綁手綁腳。黑瞎子射了之後解雨臣也跟著射了。黑瞎子在解雨臣的的攙扶下站直了身子,一陣黏膩的觸感從他的臀部爬到他的大腿內側。

  ”套子那麼多怎自己不戴?”黑瞎子也不是真的在意被內射這種事情,他的身體質量不錯沒那麼輕易就鬧肚子。

  ”不是有人說想嘗嘗,沒說清楚是要哪張嘴啊。”解雨臣說完狡黠地笑了一下。

黑瞎子被這個回答嗆了一下,他記得以前解雨臣還不至於這樣開黃腔呀。所以,誰說土夫子這個行業裡的人都是滿口葷段子和粗話,才當拍賣行董事沒多久的解雨臣可是比當年還要來的口無遮攔了很多。

解雨臣理好了自己的衣褲。就開了門走了出去,黑瞎子聽進水流的聲音,他想解雨臣大概是洗洗手就要把他放在這裡離開了。對此黑瞎子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覺得從門口灌進來的空調有一點冷。在他想著要怎麼擦乾身上的體液的時候,熟悉的鞋跟踏地聲又近了。解雨臣遞了一條已經沾水的手帕給他。

  ”你自己處理吧,我先走了。”解雨臣臉上還是帶著笑,但是他很快地就轉過身離開。

黑瞎子差點問解雨臣要去哪。

  ”等我手帕洗乾淨了再還你。”黑瞎子最後是這麼說。這種狗血的老對白連瓊瑤都不用了,黑瞎子自然也不覺得已經走開的解雨臣會回答。

  ”我等著。”解雨臣說得不大聲,卻清楚。然後下一秒便是自動門帶上的悶聲。

解雨臣的秘書有點緊張,因為解雨臣已經中途離席了快半個鐘頭,雖然有告訴他是去買眼藥,不是鬧失蹤,但是這場聚會快到尾聲了還需要解雨臣再露一次臉。沒多久他就看到自家的老闆又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人群裡,他才鬆了一口氣。

  ”解董剛剛去哪裡快活了嘛?”一旁的人看到終於出現的解雨臣,故意有玩鬧意思的這樣說。

  ”是呀。在廁所裡來了一發。”解雨臣接過他秘書倒給他的酒,啜了一口。對方似乎只把這個當成玩笑話,就配合地誇張地笑了幾聲,說小心被攝像機拍到。

解雨臣拿出了剛剛從黑瞎子那裡摸過來的香菸,一放上嘴就有人遞打火機過來。

同樣都是會被菸味纏身,解雨臣想,那,至少用這個他習慣的味道。

 

 

完。

——————————————————————————

系統提示,阿蛇丟了下限。

评论
热度 ( 34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