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黃暴30+30題

盜墓筆記衍生。
CP:解雨臣/黑瞎子
梗概:2-13-喉嚨裡壓抑的呻吟

尺度兒童不宜。入內三思。

———————————————


  黑瞎子沒有想過這種連小黃片都已經很少在拍的場面會在他身上真實上演。雖然說他現在的身份比較像是等等就要挨操的女角,不過事情是他起的所以他敢作敢當。

他就鑽在解雨臣的辦公桌下,解開那個人的皮帶和褲頭掏出那個沒有在狀態的東西用嘴和手好好伺候著,黑瞎子故意壤每一個吸吮都發出濕漉漉的水聲。當解雨臣低頭下來看他的時候他有些挫折,因為對方的臉上還是處變不驚,甚至眼神有點在挑釁地說"你才這點招呀"的感覺。黑瞎子收到了這個挑釁,想了一下之後他將解雨臣的椅子往後推了一點,把自己的墨鏡摘下來,開始用自己的臉去磨蹭解雨臣的襠部。這樣算不上特別舒服,只是看黑瞎子臉留下一道道前液造成的水痕讓解雨臣忍不住想笑。他伸手刮了括黑瞎子的鼻子。

  “你的鼻子不錯,但我還是喜歡你的嘴多一點。”

聞言,黑瞎子故意用相對粗糙的嘴唇從頂端泌出液體的孔洞蹭過,惹得對方倒抽了一口氣。

  ”聽這聲音,應該也是挺喜歡這樣的?”黑瞎子故意舔了舔嘴唇,再多試了幾次。解雨臣的手停在黑瞎子的頭頂上方,像是在猶豫是要把對方推開,還是往下壓,不過沒幾秒解雨臣又把手好好地放回辦公桌上。

黑瞎子太不知羞恥。

解雨臣試著將注意力轉移到辦公桌上的文件,但上面的字他一個也看不進去。黑瞎子的滑溜的舌頭、溼熱的口腔,還有不斷揉弄他的手指讓解雨臣覺得自己的思考能力正一點一滴地被抽離。所有的呻吟都被他哽在喉頭,變成像是喉嚨不適的輕咳。

黑瞎子覺得嘴有些酸了,於是先退開動了動腮幫子,接著又繼續,先是用舌頭輕輕在頂部打圈,順著形狀下滑,然後再一口將下方的囊袋含住,用舌頭推擠磨蹭在其中的球體。

這個解雨臣沒有忍住,發出了一聲不受控制的呻吟。這對黑瞎子來說無疑像是某種鼓勵。他繼續用舌頭舔弄那兩個球體,然後用手套弄解雨臣那個已經膨脹到極限的下體。解雨臣放在桌上的手握拳握得緊緊的,似乎想藉此控制自己不要在發出更大的聲響。黑瞎子最後是讓解雨臣射在他的嘴裡。他還故意在對方射得差不多的時候多吸吮了幾下,讓解雨臣的大腿不由自主地夾緊了他的頭。黑瞎子覺得那汗溼的大腿內側貼著自己臉側的感覺還挺不錯的。

解雨臣低下頭去看黑瞎子,便發現後者正衝著他洋洋得意地笑著。

不知羞恥。因為他現在還沒有辦法撿回語言能力,所以解雨臣只能在心理暗罵。

解雨臣對黑瞎子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臉湊近一點。黑瞎子以為是可以討吻的意思一下子就把臉湊上,但解雨臣卻是只是用拇指抹了抹他的嘴角,把指頭整個往他嘴裡送。黑瞎子倒是乖順地把那跟拇指上沾的液體舔掉。

  “我這裡沒紙巾了,就勞煩你用這個方式把臉弄乾淨再出去吧。”



完。
——————————————


當初開放到點了三篇,但是這篇寫完之後我又回歸純良←誰信

评论 ( 1 )
热度 ( 52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