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Fate/Zero×Fate/Grand Order 無題,未完成,祭品。

祭品文,求讓我抽到大帝我就寫完寫肉還出本。

————

他是那個被實現願望的人。

在第四次戰爭結束之後,他開始在世界各地遊歷。用最克難的方式在每一塊大陸、大洋之間移動,他試著踏過每一吋他的王征服過的土地。在他足夠冷靜、成熟,完備了該有氣度,掌握了更多的知識之後,他開始去了解聖杯。

真正意義上的了解,不是看著書本上的解說,而是從他所學所知的魔術裡面真正去理解那個被稱為許願機器的聖杯。剛開始的他還帶了一點天真,想著如果可以的話想盡辦法也要替他的王完成願望,但是隨著越來越深入地理解,推測、檢驗每一次聖杯戰爭的始末,他發覺所謂的實現願望只是一個誘餌。而在其中互相殺害的從者也好、御主也好,都不過是完滿整個儀式,像是祭品一樣的存在。而那個儀式甚至還沒有人能確認是否可以成功,但卻又一次又一次地重演。他已經推測到同樣的英靈也可能反覆在戰爭中出現,但是他也理解到,即使他同樣召喚了同樣為Rider階職的征服王,是的,同樣的英靈甚至可以用不同階職來召喚,不過無論他怎麼做,他也無法召喚出同一個陪他、引領他走過那短暫十一天的王。

當然還是想要再次見面,只不過那已經變成埋在他心裡的、不會對任何人說的心願。

***

為什麼總是他可以實現願望?

雖然現在所有人對他的稱呼老早就已經不是過去的韋伯.維爾瓦特,或者也根本沒有人記得曾經有過那號人物,他背著的是肯尼斯留下的艾爾梅洛伊這個名字。他覺得無論他又多了什麼稱號、多了什麼封位,也還是無法更動他身為韋伯的本質。

倒也不是說他有多麼看輕自己,他已經學會了自信,但是當他再一次踏上冬木市,再一次回到那讓他翻天覆地的十一天的時空裡面的時候,當他看見那座深紅色的橋、看見已經逝去的導師,看見了過去的自己,以及看到那個在牛車上劃亮天空的赤色背影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問自己,到底要有怎麼樣的好運,才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實現那些願望。

「我來自於另外一個時間線的未來。」

他這麼對其他人說,其實也是對自己說的。他很怕自己會在Rider面前會有什麼失態的舉動,他不打匴也不想要讓其他這個時空的人知道自己是誰。不過他總有一個感覺,感覺那位英靈其實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他猜測或許這就是從者與御主之間的因為供給魔力所形成的連結所造成的感應,即使那不是他的Rider、他的王。

——————


tbc...

嗚嗚嗚是期間限定讓我抽到啦拜託QQ





评论 ( 1 )
热度 ( 16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