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曼荼羅(坑)

盜墓筆記衍生。
時間點不要深究。
這東西還沒有寫完  寫完啦!!!!這→荼羅

CP:很混亂。←


——————————————


  論身手,張起靈不會被解雨臣碰到,但那一瞬之間的遲疑給了解雨臣機會,直接地把張起靈按倒在茶几上。解雨臣用了全身的重量壓在張起靈身上,原本放在上面的茶杯茶壺被掃下,但是地上鋪著毯子,所以沒有造成多大的聲響。雖然腦門磕在茶几那一下多少會造成動作的遲緩,但是張起靈的反應很明顯地是完全走了神。

對解雨臣而言,就是徹底地不把人放在眼裡的那種程度的挑釁。他惡狠狠地雙手掐上張起靈的脖子,張起靈才意識到應該要掙扎。解雨臣用的力氣不小,絕對是足夠將普通人活活死勒死,但只可惜張起靈也不是普通人。他也注意到解雨臣並沒有使用全力,所以算是禮尚往來地在掙脫的時候盡可能不要扭傷對方的手腕。他們就糾纏了好一會兒,是解雨臣先徹了手,不過整個人還是居高臨下地壓著張起靈,他膝蓋跪在張起靈身側的兩邊。張起靈起了身,坐在茶几上,動作輕鬆自然地像是不覺得解雨臣就這樣面對面坐在自己身上。

  “我以前見過你。”張起靈沒頭沒尾地這麼說。

  “看來你沒有失憶到吳邪說得那麼嚴重?你當然見過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子就像這樣...”解雨臣單手又掐上了張起靈的脖子,“掐著我,差點把我掐死。”

  “在更早之前,我們見過。”張起靈由著解雨臣的虎口扼在自己的脖子,平淡地說著。

  “是的確有夾過你的喇嘛,但不是我接洽的。”解雨臣有些自討沒趣,於是將手鬆開,在要從張起靈身上移開的時候反而被張起靈一手圈住了腰。張起靈的手趁著解雨臣僵住不動的時候順著撫上了他的背部。

  “還要再更早之前。”

張起靈的眼睛直接盯著解雨臣的,有那麼幾秒鐘解雨臣在想或許張起靈都記起來了,但是又多了兩秒的理智,他淡淡地笑著回說。

  “我不記得了。”

不是“你記錯了”,那樣表示直接否定有那段過去,而解雨臣則是說“是我不記得”。

切割的意味濃厚。

  “我記得。”張起靈說,看著解雨臣一臉不相信的表情,他才補上一句“還記得一點。”

解雨臣伸手撥了撥張起靈的瀏海,試圖讓髮絲紮進對方的眼睛裡面。張起靈記得這個動作代表的意思。在那個時候,每當解雨臣不想被自己盯著看的時候,都會這麼做。張起靈順著對方的意思閉上了眼睛。

  “你不是失憶了嗎?怎麼會記得。”解雨臣沒有抽回手,而是在對方的太陽穴上點了一點,然後手指像是在確認什麼一樣地探入張起靈的頭髮裡面摸索他耳側附近的頭皮。那裡曾經有一個傷,解雨臣記得。解雨臣記得自己在十多歲的時候曾經撿過一個奄奄一息的人。

張起靈沒有說謊,他記得,但真的只記得一部份。一個孩子把身負重傷、幾乎快要昏厥的自己拖到一間貌似廢棄已久的舊式房子裡面。

那個孩子是解雨臣。

那時他本能的想要躲避和掙扎,但是那個孩子很堅持,而且還有一點底子,所以最後他還是被那孩子壓制住。那個孩子替他止血、處理傷口,上藥。帶給他飲水、乾糧、藥品。那裡還有一口井,孩子會替他打水上來。

他們一開始幾乎沒有交談。

  他不知道自己的記憶是怎麼遺失,又怎麼回來的。他只是早上單純的醒來,發現了腦海裡面多了一些記憶,但多了的那些記憶卻又讓他覺得好像失去了什麼。他的失神很快就讓吳邪注意到了。吳邪一直以來都能讓他覺得有種可以放心的感覺,跟他的身手無關,而是一種像是直覺的感覺。吳邪不會害他。吳邪在意他。那種感覺讓他覺得溫暖。張起靈不知道要怎麼說他的狀況,長久以來,沒有人要求過他要把自己哪裡不對勁感覺說出來。吳邪循循善誘地問著,張起靈也很有耐心地回答。

沒有個結果,吳邪忍不住在一旁逕自叨叨絮絮了起來,他就不懂怎麼把小哥放在店裡都會出事之類的。張起靈基本上沒有回應吳邪的話,但是每一句他都有在聽。吳邪說著說著,提到了“小花”。張起靈不由自主地復述了一遍。吳邪以為小哥沒有印象那是誰,所以大概形容了一下小花的外表跟衣著。張起靈還記得那個人是誰,也記得那個人的外貌還有身手,但是他好像記起了一些他本來不記得的。

  “他叫解雨臣。”

  “是呀,解語花是他唱戲用的名字。解雨臣才是本名。看來小哥你沒忘嘛。”下一秒吳邪的腦裡還在亂轉小哥是什麼時候知道小花的本名的、是不是自己哪次說過的,張起靈突然表示他要去見解雨臣。

張起靈沒有多做解釋,只是簡單地表示他想要釐清一些事情。



tbc

——————————————————————————

雖然本處的原則是不放未完結的文章,但是念在我的想填坑的雄心壯志下,就發了。這篇的CP有點混亂...可以看看下面的tag怎麼劇透←


高估了自己,這篇就坑著吧。


我平坑啦!!!→文章在這


评论 ( 11 )
热度 ( 6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