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曉坐

低枕孤衾夜氣存,披衣起坐默忘言。
瓶花力盡無風墮,爐火灰深到曉溫。
空橐時時聞鼠齧,小窗一一送鴉翻。
悠然忽記幽居日,下榻先開水際門。
-陸游《曉坐》

————————————————

盜墓筆記衍生。
「解雨臣的一天」衍生。
CP:解雨臣/黑瞎子

————————————————

有些事情似乎是怎麼也無可改變結果的。像是解雨臣的失眠,他沒有辦法在離開藥物的情況下好好睡上一覺。但是使用藥物對他的身體也開始造成了負擔,於是只好兩害取其輕,他一個禮拜會選擇藥物,一個禮拜會選擇失眠。這個禮拜輪到他選擇失眠。

不過他其實是樂意去嘗試的人,一樣的步驟,洗澡、刷牙換上睡衣,挑一個喜歡的位置上床睡覺。解雨臣閉上眼睛,開始數羊,用據說是最正確的方式,數了幾隻羊就要跟著咩咩叫幾聲。當然他沒有真的出聲,他在心裡慢慢數,慢慢學羊叫。會真的學羊叫的也只有教他這個方式的那個人。大概是第108隻羊,解雨臣失去耐心,於是從床上爬起來。

他的家裡不缺娛樂項目,有家庭劇院,有書,還有一池的魚。想吃東西雖然要自己下廚,但基本上也是不缺宵夜。失眠好像應該要喝熱牛奶,他記得,不過他不喜歡沖泡奶粉的那種,所以只好從冰箱裡面拿出鮮奶來,放進去微波爐裡面加熱。

“你可以加一點蜂蜜。”黑瞎子從陰影處裡走出來,搔了搔頭,一副就是剛從哪裡睡起來的混亂模樣,手上臉上還有壓到的紅痕。解雨臣看印子猜測黑瞎子大概是睡在撲榻榻米的那間。解雨臣看著黑瞎子搖搖晃晃地又攤在沙發上,忍不住笑了,看著那個永遠警醒的人在他的領地像是個正常人一樣鬆散讓他很有成就感。微波爐“叮”了一聲,解雨臣轉頭問黑瞎子“有要喝嘛”,黑瞎子說“喝一點就好”。解雨臣挑了一下眉,拿了另一個玻璃杯分了三分之一給他。黑瞎子挪了挪身體在沙發上空了一個位置給解雨臣。

喝了熱牛奶之後解雨臣覺得舒服、安適,但還是沒有明顯的睡意。他拿起書房裡抽來的書看著,黑瞎子喝完之後又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這個時節的北京室內還是有一點涼的,解雨臣想他忘記打開這間房間空調,但是黑瞎子挨在他一旁就像是一個熱源。沒多久那個人果然也把他當作暖爐自顧自地整個人纏了上來,弄得他連書都沒有辦法好好地看。

妥協的情況就是兩個人勉強地窩在一張沙發上,幸好那張沙發夠大夠寬。解雨臣承認當初的確想過如果有那麼一天,他會在這張沙發上看書看到疲倦,可以直接窩在上面倒頭就睡。黑瞎子睡著了,但是解雨臣還是一直到天亮都還是醒著。

事情就是這樣地無可改變。像是黑瞎子,固執、不退讓,抱持著期望、希望。解雨臣嘗試著閉上眼睛,聽那個人的呼吸、感受那個人墊在自己背後的心跳。有些倦了,他睡了大概只有10分鐘。不過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也不管會不會吵醒身後的黑瞎子,解雨臣爬起來,伸了伸懶腰,開始他的一天。


fin.


—————————————————


我是否該開個新tag叫讀詩有感←詩人會起屍咬我的

评论 ( 1 )
热度 ( 7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