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The Night Porter

向電影The Night Porter致敬。

基本上就是那樣背景下的黑花黑,當初看完那部我整個歪掉腦洞過去了!但是我只大概寫了一點大綱,這種有背景一點的AU我就真的不太會寫呀。(看看我的坑,那是硬傷)

也來求看看有沒人可以看完電影來一下←

——————————————————————

解雨臣認出了黑瞎子,黑瞎子也在那短短地視線交會時認出了解雨臣。他們的初遇是在軍隊控制的集中營裡。黑瞎子是軍醫,而解雨臣不過是14歲的少年。黑瞎子記得那時被男女老少都是赤裸著全身,排隊等著被訊問以及身體檢查。每個人臉上都是惶恐、驚慌,但是沒有人敢逃跑,只能卑微的遵從軍 隊的指令。解雨臣同樣裸著身子,但是他的表情裡面沒有恐懼。老的,殺。殘的,殺。還能工作的人留下,還有漂亮好看的人留下來。

解雨臣留下了來,身上的毛髮連同頭髮都被剃掉,為了衛生的因素,但是那樣的解雨臣也是很好看。解雨臣不鬧,但也沒有多大的反應。只會一臉淡漠地看著。幾次下來士官們也覺得沒趣了,把他丟到角落去自生自滅。 

黑瞎子接管過他。 

事實上黑瞎子不僅替他治療傷口,還一點一滴挑撥他的性慾。 

一開始解雨臣當然是不為所動,但是伴隨著溫柔跟處罰,像是蜜糖跟鞭子,字面上的意思,還對情 慾懵懂的少年開始享受。從一開要被手腳捆綁著,口腔被強塞著男人的手指進行像是性愛的抽送。到主動穿上男人替他準備的皮製束具。 

當然這種事情不會持續太久,軍 方的垮台跟撤退。黑瞎子以為解雨臣死在那場暗夜的大火,因為他知道軍 方不會留下任何證據。 

解雨臣活下來成為了證據。黑瞎子有想過只要解雨臣願意跟當局告發自己,那她就必死無疑了。他必須先下手把對方殺掉。但是在他看著解雨臣的時候,他又看到了那個順從著陪他玩各種情慾遊戲的少年。 

解雨臣曾經以為那段日子是他生命中最不想要回憶起的一段,他好不容易逃脫,有了新的生活。有正常人的生活,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但是黑瞎子的出現讓他想起了,其實自己是喜歡男人的。 

像是被隱藏已久的醜陋秘密被拆穿一樣。醜陋的不是別的,正是他當時沈溺肉體歡愉的自己。那是他回到正常生活之後一直要壓抑的。 

黑瞎子還是成功地溜進了解雨臣的臥房裡,他們打了起來,黑瞎子還是有優勢,單手就扼住了解雨臣的脖子。他大可以掐死對方,但是黑瞎子選擇了親吻下去。解雨臣趁勢掙扎開,大罵黑瞎子是瘋子、神經病。

但又像是在罵自己。 

黑瞎子湊過去又多親了幾下。然後他們就笑了。他們當初也是這樣,先打著、鬧著,然後就操上了。

 解雨臣說,當年你欺負我這麼久,現在我要全部討回來。黑瞎子連忙說好,然後扯下自己的皮帶遞給解雨臣,說現在手邊沒有馬鞭,皮帶先將就一點用。

——————————————————————

少年穿著特製的小號軍靴,黑色皮革裹著他白皙的小腿肚。往上是有些紅潤的膝蓋,上頭有跪在地上的壓痕。再往上大腿,皮製的短褲緊貼著,布料下臀部的曲線完全展露出來。

——————————————————————

上面那段是小花在回憶當初軍 中自己被要求獻舞的一段,黑瞎子那時只是想要向其他人展演自己的成品,但是他發現自己不想跟其他人分享。概念就好想寫但是我就不會←


以上


大過年的這樣真的沒有關係嘛!!!!

還有我該下什麼tag....←

评论 ( 23 )
热度 ( 11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