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蛇

日安,這裡是魯主阿蛇。
這裡主要是放各種二創同人,跟一些雜事。
以及,我斜線順序通常不表示攻受,我是個互攻黨。
最後,本魯圖文請不要擅自轉載,感謝。

理性無法回答的事情

盜墓筆記衍生

給親友的點文,很雷。

tag:花黑/招搖撞騙/樂見其成


——————————————————


“我們分了吧。”

汗水淋漓的胸膛還起伏不定著,空氣裡面還有溼潤的情慾氣味。

書上也都說了,感情不過就是一瞬間的感覺、衝動,過了就沒有了。剩下的便是與感情無關的理性在維繫那一瞬的情感,但是更加理性的人就會選擇在那份情緒結束之後一刀兩斷。

提分手的解雨臣很冷靜,被提分手的黑瞎子倒也還算平淡,或者是說他似乎是聽進去了,但是在想其他的事情。解雨臣覺得這樣也好,不要吵吵鬧鬧,安安靜靜的那種結束最好。

“不過就是忘記帶套子,至於到分手嘛?之前被你內射那麼多次我都沒有在意了,你在意什麼?”

黑瞎子去浴室拿熱水打溼了毛巾,替躺在床上的解雨臣擦拭他射到對方身上的體液。

“我以為你喜歡。”解雨臣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說,臉上的表情有些挑釁。

黑瞎子嘖了一聲,他還記得曾經被解雨臣折騰到什麼黃片裡面會有的下流要求都說了一遍。解雨臣的外表看起來就是斯文、清秀又白淨,不過那也就單純只是外表而已,解雨臣外表看上去有多像是清流,他的內心就有多下流。黑瞎子對於解雨臣頂著那張無害的臉出去招搖撞騙這點最有感同身受的痛。少數知道他們在一起的人都以為他是壓解雨臣的那個,但是私底下被幹到雙腿發軟還要爬起來清理後續的卻是黑瞎子。

不過這似乎也不能怪解雨臣堅持黑瞎子每次都要帶套。

如果說世界上最悲催的男人是對自己的精液過敏,那第二悲催的就是黑瞎子這種是自己床上另一半對自己的精液過敏。不過解雨臣似乎對此樂見其成,他有絕對正當的理由只讓他單方面的捅到黑瞎子的身體裡,而黑瞎子連要求戴著套捅解雨臣也不行,友善提示一點,解雨臣也對套子那個材料過敏。所以用淺白粗俗的講法來說就是解雨臣可以不帶套子的搞他,而被搞的他還要帶著套子以免射出來的體液弄得到處都是。

黑瞎子一邊擦拭,一邊想著自己到底沒事找事做到這種地步是為了什麼。

那好像不是理性可以回答的事情。


fin.



——————————————————


我記得可以@  但是我不會...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阿蛇 | Powered by LOFTER